0%

席慕蓉《一棵开花的树》读后杂感

席慕蓉《一棵开花的树》读后杂感。

一棵开花的树

如何让你遇见我
在我最美丽的时刻

为这
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
求佛让我们结一段尘缘
佛於是把我化做一棵树
长在你必经的路旁

阳光下
慎重地开满了花
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

当你走近
请你细听
那颤抖的叶
是我等待的热情

而当你终於无视地走过
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
朋友啊
那不是花瓣
那是我凋零的心

读完这篇散文,感觉眼眶都湿了,这样是什么样的语言功底,居然能够沁入你的身体,让你无比感动,眼眶发湿,引起了内心的共鸣。

今天周五,稍微有些懈怠,百无聊赖,已经有些厌倦无限的下拉《今日头条》来打发时间,突然想看看小说,看看这些文字的东西,看了一篇金庸的《倚天屠龙记》,看了一篇李敖的《传统下的独白》,然后看到这篇席慕蓉先生的散文,看完后,心潮澎湃,好像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通过阅读而获得的感动了,感觉被麻木、僵硬、厚重的神经包裹下的那很久没有被触达的敏感的灵魂,深深地被打动,又开始去思考人生、爱情和婚姻。

尽管一直在记录笔记,已经记录了十余年了,但是直到此刻,开始反省,似乎我更多记录的,是技术的学习和整理,是产品的分析,都是一些说明性的问题,已经很久没有用语言去表达心中的感受,表达这种激动的感觉,似乎这种能力已经快退化了,总感觉言不达意,怎么都不能把心中的那份感觉表达出来。

和爱人的相识,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,现在的她已经有了白头发,有了雀斑,有了一些鱼尾纹。

而与她初始的时候,也正是在她最美丽的时候,那时的她,就像一个含苞待放的花朵,就像娇艳欲滴的苹果–我已经不能很好地表达我的感情–让我看到了她最美丽的样子,这原来是她前世在佛前求了五百年换来的,想到这里,就觉得感动。

周星驰对柴静说,他这辈子应该没有啥机会去结婚了,很多人留言,他还不算老,怎么这么说呢。

我在想,也许是他发现,他终于知道谁是他心中最爱的人,但是,这辈子可能都不能和他在一起了,我原来以为是朱茵,但现在感觉,可能不是。

看徐峥的《催眠大师》,徐峥对莫文蔚说,“无论你多么爱你的男朋友,但是你要知道,你再也不可能见到他了”,仔细思考这句话,这会是一种怎么样的痛苦啊,我小时候,假期会去姥姥家、奶奶家过,等到开学的时候要回自己家,那个时候我会哭的稀里哗啦,因为一下子就见不到宠爱我的老人们了,但那仅仅是暂时的,再过一个假期,就又能见到了,或者说,我知道,她们在另外一个城市生活,我想见她们,是有机会见到的。但是,有的人,你再也没法见到他了,无论你付出怎么样的努力,你都无法突破生与死的这个界限,你最多只能在梦中去和他们相见,这是一种把心放在绞肉机里面,而且你还能真切体会到感受的一种痛苦。

真爱、尘缘、轮回、生与死,我可能永远也参不透,那就好好珍惜吧。